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9年03月15日
水云姬2018如果只能推荐一本书,我希望是拜伦凯蒂的《一念之转》-朗姆姐姐

水云姬2018如果只能推荐一本书,我希望是拜伦凯蒂的《一念之转》-朗姆姐姐

水云姬一
九年前的我刚进入大学,除了兴奋还有隐隐的不安,因为我一直知道,自己从小到大乖巧迎合的表面下,是心底压抑不住随时会升腾起的莫名怒火。
我怕自己在没有家人管束的情况下会忍不住放飞自我,果不其然,大一军训时,因为口角,我和艺术学院的3个女生打架,当然毫无意外我惨败,被她们摁在地上踹。
这件事很快就过去了,直到大二暑假实习,在联想的广西分区,作为一个实习生,和柜台正式员工吵架到差点打起来。当时管实习生的领导大跌眼镜,说这妹子看起来可稳重了,处理问题的方式怎么这么幼稚。
那一刻我突然认识到从小到大接触的宣泄情绪的方式就是武装斗争,我痛恨这种方式,但是升起情绪时,我不经头脑的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去,打一架。
也是从那会开始,我接触到了拜伦凯蒂的《一念之转》,这本书反复说明的就是一套方法论,如何通过质疑自己的念头,让我们脱离“钻牛角尖”的局面。往大了讲,它也能解决“如何建立批判性思维”、“如何不被网上情绪煽动当枪使”诸如此类的问题。


1月1日从乌镇回上海的车上,我在看罗振宇2017跨年演讲重点摘录,我家先生在看一本持续了半个月的官场小说。我把罗振宇跨年演讲的文章发给他后。
过了很久,我问他,“你看了我发你的文章没?”,“没有”,他说。顿时我情绪就上来了。
好,停!当你遇到“宝宝不开心,宝宝有小情绪了”的时候,正是一念之转登台的好时机。
问题1:请用一句简单的话,把这个不开心的情绪想要表达的话写下来。你要写下的是一个念头,而非事实。“你认为”、“他应该”,这种才是观点和念头。
——他应该看我推荐他看的文章,而不是他在看的官场小说。
问题2:你的这个观点是真的吗?你能百分百确定,罗振宇说的就是对的,罗振宇的文章让他获得的启发比那本小说多,或者罗振宇说的适合他一个机械工程师看?
——我不能确定他应该看我推荐的文章,事实上他可看可不看。
问题3:当你心里有“他应该看我推荐他看的文章,而不是他在看的官场小说”这个念头时,你是怎样的反应?你们之间是更亲密了还是有隔阂?你自己是什么样的情绪,如何对待自己和他?
——当我有这个念头时,我觉得他就是个不思上进很快就要被互联网时代抛弃的人,而且我还有一种虚幻的优越感,你看我一直跟着时代潮流在跑,我比你努力多了。
问题4:当你心里没有这个念头时,你是怎样的反应?当你看他在看官场小说,心里却没有“他应该看罗振宇文章”的这个念头时,你怎么看他?
——我觉得那是他的爱好和休闲,专心看书的他很安静,我们各自阅读,这样的时光很好。
问题5:请反转这个念头,并为每个念头努力找出具体事实或论点佐证它。反转也就是我们小时候学习的逆命题、否命题、逆否命题。把所有的反转方式都试一遍,留下让你感触最深的念头。
——否命题:他不应该看罗振宇文章。他不是互联网从业者,他也没有知识焦虑,所以他不应该看我推荐的文章。
——逆否命题:他不应该看罗振宇的文章,而且我应该看他的官场文章。我在没有弄懂他在看什么的前提下,就凭一个小说名字就对他嗤之以鼻,这样他在不被理解的同时,以后也不愿意告诉我他看什么,只会让我们越来越远。
到此一念之转的全部功课已经完成。

总结一下,每当你产生一个充满压力的念头时。以下三个问题,将会引导你对这个念头产生怀疑:
1、真的是这样吗?我是不是能完全确定这是真的?
2、当我坚信这个念头时,我的反应是什么?
3、当这个念头不存在时,我又是怎样的呢?
然后反转这个念头,尝试各种可能性,并用事实和观点去论证各种可能性,找到让你印象深刻而且同样真实的其他观点。

很多刚接触这个方法论的人,可能一开始还有以下疑惑:
1、为什么是我改?明明是他错了,为什么我来修改观念,我偏不!
我自己一直有一个处事原则就是“谁难受,谁改变”,如果你觉得他错了,你别动怒,你就安静的看着他装逼,看着苍天饶过谁。
但是如果是你一口老血憋丹田,而他优哉游哉快活人间,那你何必呢,你撑得那么难受,搭进去了自己的情绪和身体,还不如趁早放过自己。
这两天在朋友圈被频频刷票的《前任3》,明明撑得难受,就是不肯低头,担心自己先主动,以后就被对方撒丫欢子骑到自己头上。但是如果真的不再难受,事情就已经完全变化了,所以真正的分手是平平静静的,因为他不再难受,他已经改变了,变成不爱你也不介意你的人了。

2、有些反转没用,可能是你反转错了人。
当你感觉愤怒或者难过时,听见自己在心里说:他/她应该XXX,他/她不应该XXX,他/她需要XXX时,马上停下来问问自己:真的是这样吗?我能不能确定我想的就很适合他/她的实际情况呢?我在插手别人的事吗?
然后,再将其反过来,变成:我应该XXX,我不应该XXX,我需要XXX,将你想要开给别人的处方开给自己。
比如我总能在人群里识别出脾气不好的人,然后避开他。我总会想“他脾气太不好了,这种一点就着的个性真不好”,但是把这个处方开给我自己——我敏锐的识别他的变化,时刻准备捕捉并下个不好的定义,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一点就着”呢?
当别人没有征求自己的意见时,把对别人的意见给自己,可能这些建议实际上就是给你自己的,关于这个话题,下次有机会再深入的聊。
3、反转完之后,然后呢?
反转完以后,可能当时困扰你的问题就突然烟消云散了,因为当你认识到一件事有很多种可能时,那些让你纠结的认知也不再真实。
同时你开始认识到一件事的诠释可以是A或-A,他们都同样真实,在你拥有更多角度时,你可以更加客观的看待整个世界,而不是人云亦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