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9年03月15日
水云姬2018年4月29日晚于水仙阁 水仙阁-悦者一首清扬的歌

水云姬2018年4月29日晚于水仙阁 水仙阁-悦者一首清扬的歌

水云姬
这里仅是世界的一隅,
终将匆匆地消逝,
在未来的时日,
但注定要留下,
只言片语,
或琐碎的故事,
在风尘里飞。
陌生的,
不仅是众多的面孔,
我途经的角落,
飞来的纸屑,
散乱的石子,
它们跟着谁的脚,
一路到此歇息?
我必定是与此有缘,
否则为何到此寄居?
犹如一粒种子,
不小心被鸟儿衔来,
得了泥土的滋养,
饮了自然的甘霖,
就得意地萌了芽孢。
写着名字的巨石,
到底能够耸立多久?
它已经见过风,
也尝过雨,
出出进进的眼睛,
内中的喜怒哀乐,
它读得可算通透?

也见了烟火,
却又不是乡间的飘逸,
袅袅的,
只有一股甜味,
这里的定是沾了粉尘,
羞涩地跟着风飞扬,
尚未舞蹈就乱了阵脚。
倒要感谢几多孩子,
他们嚷着,
也跑着,
在还算开阔的区域,
他们在此扎了根,
勃勃的生机,
也就必然如花蕾绽放!
恬静的长者,
他们负了使命,
不再耕耘田野,
也不再穿梭于两点之间,
这些奔跑的脚丫,
就在他们的眼里,
自由地生长。
动情的小狗,
你为何吠得如此沉稳?
难道只是趁着夜,
练一下嗓门,
免得忘了本职,
静待他日公鸡鸣唱时,
也一并将你的威风唤醒?

我这隔着窗的追问,
骇着你了吗?
一定是如此,
否则为何再无回音,
只剩模糊的夜,
和着江畔的灯盏,
静静地聆听这一隅的心跳。
也将别离,
在使命完成之际,
去往远方的,
也仅能是脚,
这走过的,
必将血液般,
汩汩地流在记忆的山峦间!